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杭州 正文
握着三等功勋章的小孙子 再也等不到爷爷回家烧那碗热腾腾的面
业务骨干、“老黄牛”、顾家好男人 53岁优秀协警突然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2018年01月10日 08:27:10 来源: 杭州日报 记者 李维和 蔡怀光 文 曾瑞阳 摄

浙江新闻网 www.ohedp.com

  小土豆拿着爷爷的三等功勋章。(本图系AR图片)

  杭州交警供图。

  吴建军生前执勤照片。(杭州交警供图)

  骆忠仙看着丈夫与孙子唯一的合照,喃喃自语。  

  7个半月大的小土豆拿着爷爷吴建军的三等功勋章,像拿着心爱的玩具般轻轻摇晃着小手。

  背景是一个个写着“奠”字的花圈,灵堂正中的遗像中,正是那枚勋章的主人——吴建军,杭州交警拱墅大队湖墅中队的优秀协警。

  1月8日下午4点多,吴建军在德胜路湖墅南路口东侧处理一起交通纠纷。停车收费员的遮阳伞被风刮倒,蹭到了一辆汽车,当值协警协调了几十分钟,汽车司机始终怒气难消,调解无果。吴建军赶到后,仅用了10分钟左右,就让当事人心平气和地离开了。

  原本吴建军接到指令,要去调解另一起事故,可谁都没有想到,一向肯干的他“缺勤”了。当天下午4点17分,吴建军在赶往事故地点的途中忽感不适,便停下执勤电动车稍事休息,竟突然倒地不起。路人发现后,将他送往新华医院救治。经诊断,吴建军为颅内脑干出血,生命垂危。当晚11点40分,家属将吴建军接回临安家中。昨天凌晨3点40分,吴建军在家中去世,享年53岁。

  找工作,他是为了这个家

  2014年4月,吴建军到湖墅中队报到,正式成为一名协警。

  “我快结婚时,我爸突然跟我说,他要去当协警了。”吴建军的独子吴运波说,“这算是他第一份有单位的工作。家里当时觉得,他只是找了一份工作而已。”

  吴运波从小跟着父亲在杭州市区长大,他说,父亲加入警队以前,一直没有固定的工作,“20多年里,他在城北的菜场卖过水果,菜场没摊位了,就去摆路边摊,后来城管要管了,他又换到龙翔桥去卖服装。”

  “他总是在想怎样让这个家的生活更好一点。”吴建军的妻子骆忠仙记得,以前丈夫当天的水果卖不掉,就会有心事,“他的心事哪里藏得住,全部摆在脸上。”

  加入警队前,吴建军和家人有过一次交谈,大意是他觉得当协警管理交通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所以他要去干。当时家人觉得这话多少有点诙谐,可一年之后,家人终于知道吴建军不是嘴上说说的——每次与妻子见面或通电话,他全无做小生意时的愁眉苦脸;每次与儿子一家见面,他都会讲述自己在管理交通、劝导司机时的故事;逢年过节,他会捧出自己新获得的荣誉证书、勋章给大家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卧室的抽屉。

  如今,骆忠仙对着丈夫获得的荣誉证书、勋章,看着手机中丈夫与小孙子唯一的一张合照,喃喃自语:“他平时身体特别好,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你结婚了,又是买房又是买车,现在又生了儿子,爸爸有份稳定工作,多少能帮你们一点儿。”父亲的这句实在话,吴运波永远记得。

  用心干,他是真爱这份事业

  虽说是为了稳定的收入加入警队,吴建军很快在警队找到了事业的归属感。

  现任湖墅中队指导员陆丙龙当时还是中队的副中队长,他很快发现吴建军是业务上的一把好手。“我们最基本的工作就是疏导交通,吴建军当时还是新人,我经常和他搭档执勤。”陆丙龙回忆,起初,吴建军和其他新人一样,主要是按照民警的指挥做辅助工作,但没过多久,吴建军就能自己抓住现场管理的要害,在路口独立开展疏导工作。环城北路莫干山路口、文三路莫干山路口,湖墅中队辖区内的流量担当,50岁的新人吴建军很快就被派到这两个路口疏导高峰时段的交通。后来,德胜快速路开通,文一路莫干山路口繁忙起来,吴建军又经常被派到那里执勤。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平日里会专门研究法律法规和沟通技巧。”陆丙龙说。正因如此,吴建军才能在10分钟的时间里解决同事几十分钟都没化解的纠纷,只是谁都没想到,那竟然是他最后一次调解……

  “他肯学,所以既懂法又会讲理,掌握调解和管理艺术,才能站在当事双方的角度阐明事故的责任。”陆丙龙说,“数据不会骗人,他工作近4年,处理事故是家常便饭,但投诉记录是零。”

  2015年初,进警队不满1年的吴建军被评为先进个人。当时已经担任中队指导员的陆丙龙收到有人提的意见,说吴建军是新人,刚来就拿这样的荣誉怕是有些草率。“我拿出工作台账,用数据说话。”陆丙龙说,“其实,他平日的表现大家也是知道的,提意见的人很快没话说了。”

  2015年,湖墅中队成立路面快速接警小组,吴建军作为业务骨干,成为中队快速接警第一人。同年,他还获得了“杭州市治保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此后,他又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协警。

  “印象中,他就没怎么请过假。需要人加班的时候,他总是积极报名。精于业务,又十分肯干,十足的‘老黄牛’。”陆丙龙说。

  “这些勋章,多少老民警要比试几番才能拿到啊,他真不容易!”昨天,在吴建军家中,一位前来吊唁的公安领导看着吴建军获得的荣誉,叹息着说。

  那么拼,他却很少向警队提要求

  有一次,在路口执勤时,吴建军听到对讲机里在找一辆肇事逃逸车辆,在没有人给他下指令的情况下,他凭着过人的细心,发现并拦停了肇事车辆;

  有一次,他下班路过其他辖区的道路,发现一个窨井盖破损,便将电动车横在窨井前,疏导了十几分钟交通,直到辖区民警赶到;

  还有一次,他巡逻时捡到一只皮夹,最终将皮夹内3000元现金与各类证件完璧归赵……

  工作那么拼,吴建军对警队却几乎从不提要求。“他是个实在的人,虽然我们是老搭档,我做指导员后,他几乎没有向我提任何要求,连我的办公室也不太来。”陆丙龙说。

  有一次,陆丙龙问吴建军:“你工作为什么这么拼?”

  吴建军说,他喜欢当协警,特别喜欢管理交通的感觉。

  “家里老婆孩子都挺好?”陆丙龙又问。

  吴建军说,好是好,不过老婆在嘉兴工作,不常见面,儿子刚结婚生子,家里开销有点儿大。

  吴建军为数不多的一次要求,是在去年夏天提的。当时,由于租住区域要进行城中村拆迁改造,吴建军要找新住处。他觉得周边租房太贵,搬得太远又不方便上班,就请求中队为他安排一间集体宿舍。

  “上级领导同意的那天,他开心极了,晚上就给我打电话,说那么多领导关照他,他要更努力工作。”骆忠仙说这话时,一旁的陆丙龙下意识地回避了她的目光。

  那碗面,家里人再也吃不到了

  骆忠仙是东阳人,27年前,她嫁给了吴建军,来到临安。“平日磕磕绊绊难免的,但我们感情一直很好。我去嘉兴工作后,我俩长期分居,但每天他都会和我通电话。”骆忠仙的手机里,每天都有与吴建军的通话记录,短则10分钟,长则半小时。晚上9点,这是夫妻俩通话最频繁的时间点,因为这个时间他俩刚好都忙完一天的工作。通话时间偶尔也有延迟,有晚上10点,也有接近零点的。“那是因为他加夜班,但电话还是不断的。”骆忠仙说。

  老夫老妻都聊些什么呢?

  “他会说他怎么处理当天碰到的事情,能管好一件事,他就很开心。”骆忠仙说,“我在月嫂中心做管理工作,也会碰到员工有不满或用户来投诉。他会站在员工和用户的角度帮我分析,教我怎么与人沟通。”

  夫妻俩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在去年11月,那是骆忠仙的父亲80岁大寿,吴建军作为女婿,去妻子老家东阳给老丈人贺寿。那次,夫妻俩相处了不到48小时,便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那次短暂的相聚竟成了夫妻间最后的温存。

  对于孩子,吴建军有着无限的眷恋。儿媳怀孕时,吴建军每逢休息天就搭清晨5点的早班车回临安,为儿媳做上一碗面条当早饭。“爸爸知道我喜欢吃他做的面。”儿媳说。

  孙子出生后,吴建军经常会趁着休息天,坐车回临安看孙子。“每次回来都是突然袭击,因为他不想让我去接他。”吴运波说,“他觉得接他会浪费我的时间,开车还得花汽油钱……”

  昨天凌晨,吴建军终于回家了,只是他再也无法看一眼这个为之辛劳了一辈子的小屋。

  “老家的习俗,人是要在家里走的。”吴建军的家属说。

标签: 协警 责任编辑: 周舸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