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宁波 正文
900多年前 曾巩在宁波都干了啥?后人昨来甬寻足迹
2018年01月09日 09:18:12 来源: 现代金报

浙江新闻网 www.ohedp.com

  天一阁博物馆副馆长张亮(左)、南丰县博物馆馆长王永明(中)、曾巩第三十二代孙曾水平(右)在天一阁讨论曾巩任明州知州的历史

  曾巩画像资料图片

  曾水平手写的曾氏祖训

  昨日,宁波迎来入冬后的一场降温。当天下午,记者接到了两位专程从江西赶来宁波的“神秘客人”。说神秘,是因为此次来甬,二人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来宁波探访、挖掘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明州(今宁波)为官时,当时具体所做的一些政绩。二人中,一位是曾巩故里江西南丰县博物馆馆长王永明,另一位则是南丰曾氏宗亲会会长、曾巩第三十二代孙曾水平。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他们将在天一阁、宁波博物馆等地方,于史料中寻找明州知州曾巩的一些蛛丝马迹。

  曾巩在宁波的政绩

  兴修水利、改善对外贸易

  曾巩,字子固,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曾任明州知州,也就是当时地方上的一把手。不过任期不长,只有4个多月。

  昨天下午,记者接到王永明和曾水平后,送他们来到了天一阁。王永明认为,天一阁对于宁波地方的史料保存翔实完整,很多关于曾巩事迹方面的点滴,或可寻到些蛛丝马迹。

  其实,早在二人来甬之前,天一阁博物馆副馆长张亮已提前查阅并准备了不少史料,为王永明的此次寻访之行搭好了框架。

  “曾巩任明州知州时,三个方面可以体现其政绩——水利农业、城务城防、对外贸易。”王永明总结道,“他的《广德湖记》,表明他对于宁波的水利、农业方面理解非常深刻。此外,他接下前任的班,修筑城墙。另外对于朝鲜半岛寻求贸易的商人也秉持提供方便的态度。”比如,高丽使馆的设立,就与曾巩的主张不无关系。

  曾巩的《广德湖记》,很多人都耳熟能详。是直接记录和分析宁波当时风貌的文章。其间提到“鄞之乡十有四,其东七乡之田,钱湖溉之;其西七乡之田,水注之者,则此湖也。”当时宁波有两个大湖,东是东钱湖,西是广德湖。广德湖对于宁波农业的重要性,曾巩认识得非常深刻,也非常注重兴修水利保障农业生产。然历经几次修废,最终还是被后世废掉,成为田地。“为了提高农业产值,广德湖被废,而多出来的这一部分地方收入,被拿来支持与高丽贸易。”王永明表示,曾巩的一项初衷没能坚持下去,原因却是去支持他另一部分的坚持,也是令人唏嘘不已。

  明州知州原本不是曾巩

  他顶替苏东坡来明州上任

  明年,也就是2019年,正是曾巩诞辰1000周年。江西南丰县委县政府邀请学者们编写《曾巩文化研究丛书》,这部丛书大概8册,将全面深入地梳理曾巩生平、仕途等。王永明将参与编写的是丛书中一册——《曾巩宦游“九州”》中,曾巩任明州知州的一章。完稿约两万字。而王永明心里虽然已经找准了方向,却仍然有不少问题悬而未决。比如,曾巩在宁波曾留下哪些诗词作品?现有记载的是描写奉化千丈岩的《千丈岩瀑布》与《送丰稷》。王永明从张亮处获悉,丰氏实是宁波望族之一,但这首送别诗却“没头没尾”,从字里行间根本无法考证究竟是不是在宁波写的。

  王永明表示,曾巩除了发展水利、农业、城防、商贸等,在宁波为官时期的记载实际并不多,体现在历代地方志等官方资料上,往往就是几个字而已。而且,不同时期的州志上,连曾巩到明州任职的日期都有出入。比如,张亮从南宋《宝庆四明图志》上找到的记载是元丰元年,而《乾道四明图经》记载却是熙宁年间。以上仅是时代相隔并不远的南宋时期的记录,就已经出现了差别。王永明则笃定,根据曾巩的文章自述,到明州任知州是在元丰二年的正月廿五,五月即离任,到亳州当知州去了。

  出现这种差别的可能性,王永明觉得,可能与当时曾巩的行程有关。元丰元年十月,曾巩接诏,卸福州知州,去其他地方任职。转而打算回趟老家。途经南昌时,又接到任命,改任明州知州。仓促任命,曾巩拖过了跨年才姗姗来迟,有没有因为到任太迟被罚不得而知,毕竟曾巩去福州当官时就因为迟到被罚过。

  原来北宋朝廷当时打算指派的并不是曾巩,尽管那位已经做足了准备打算来明州赴任——想来没来成的,正是与曾巩同年中进士的苏东坡。

  曾巩与王安石是亲戚

  按辈分王安石叫曾巩“舅舅”

  另一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与曾巩也颇有渊源,两人也都曾在宁波为官。

  曾巩为官时,王安石已经做官有些年头。王安石曾任鄞县县令,对宁波地方不可谓不熟悉。两人之间书信诗文往来频繁,颇有惺惺相惜之意。而当年两人也都曾受欧阳修的荐举。虽然只比王安石大两岁,但曾巩在39岁时才考取进士。曾巩作《再与欧阳舍人书》,言:“巩之友有王安石者,文甚古,行称其文。虽已得科名,然居今知王安石者上少也。彼诚自重,不愿知于人。然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时所急,虽无常人千万不害也,顾如安石,此不可失也。”第二次向欧阳修推荐王安石。这期间,王安石在《同学一首别子固》和《答段缝书》,也高度评价曾巩的文章,说:“巩文学论议,在某交游中不见可敌。”

  不过,王安石与曾巩虽以朋友相称,却有不凡的亲戚关系。根据王氏族谱、曾式族谱和王安石母亲吴氏的族谱相互印证,王安石应该叫曾巩一声“舅”——王安石母亲是曾巩亲姑姑的女儿。

  王永明认为,曾巩在明州期间虽然时间不长,但他与本地名人、望族定有交往。但是,很难找到这些记载,只能从史料的挖掘中“试试看”。毕竟,曾巩一生安稳,做官最多到四品,并没有像王安石一生跌宕起伏,经历那么丰富。

  记者手记

  曾巩后人在宁波手写祖训

  就在我的车上,王永明馆长做介绍时,让我有了一点奇妙的感觉——没想到一位历史文学大家的后人竟离我如此之近。

  提到曾巩,曾水平表示,这次来宁波他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天一阁馆藏的史料,找一找当年曾巩的六弟曾肇编的族谱。

  从北宋太平兴国年间到南宋淳祐年间止,曾家32人中进士。曾巩有一个哥哥和四个弟弟,他与曾布、曾肇两位弟弟并称“三曾”。

  到天一阁见过了张亮副馆长,我带着王永明与曾水平两人来到了鼓楼,看一下这座始建唐代的城门,顺便看了一下永丰库遗址。曾水平则想找到曾巩当年坐班的衙门所在地——按照张亮的描述,曾巩当时办公的地方,就在鼓楼北侧的地方,可惜已经无据可考。不巧的是,鼓楼和永丰库遗址最近都在整修,都被施工围挡遮盖,所以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王永明告诉我,他本来是老师,偶然的机遇当了南丰县博物馆的馆长,因为本来就对曾巩的历史非常感兴趣。而提到南丰曾家的历史,曾水平几乎什么都了解。流传千年的祖训,也一直铭记在心。应我的请求,曾水平面对金报记者身份的我,在采访本上写下曾氏祖训,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曾巩、曾家的历史、精神。

  记者郑乔文/摄

标签: 明州;画像;知州;宁波;天一阁;曾巩 责任编辑: 汪江军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109340641012877.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