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政经新闻 正文
一位钻研火药,一位对付病毒
2018年01月09日 06:18:12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陈伟斌 李玲玲

浙江新闻网 www.ohedp.com   浙江在线1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伟斌 李玲玲)昨天上午,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南京理工大学王泽山院士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记者联系两位院士所在单位以及与他们有过接触的友人,讲述两位科学大师的传奇。

  王泽山:让中国火炮射程提高20%

QQ截图20180109054556.jpg

  1月8日,南京理工大学的官方网站及其官方微信的新闻内容,主角无疑是王泽山院士,师生们纷纷留言为他感到骄傲。

  一位校友说,曾和王院士在路上碰面,感觉他走起路来都带风,完全不像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

  的确,年过八旬的王泽山院士,精神劲一点也不输年轻人。“他好像根本不知道疲倦似的。不管头天睡得多晚,第二天他照常会精神焕发地和我们一起出现在实验现场上。”这是许多和他接触过的人的深刻印象,而在王泽山院士自己看来,“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疲倦的时间,再加上过去的艰苦锻炼造就了一个好身体。”

  据介绍,王泽山还有一个特别的作息习惯,只要没有特殊安排,他一般都是晚上9点半左右休息,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所以他家的灯总是小区亮得最早的,“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别安静,适合思考问题。”王泽山院士如是说。

  昨天,精神矍铄的他走上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再一次书写自己在火炸药研究领域的传奇。

  王泽山1935年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岁时,带着“强国先强军”的信念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主动选择火炸药专业,从此再也没离开过这个领域。

  王泽山说,“自己这一辈子,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这一件事,别的都不擅长。”但就这一件事,他做出了名堂。

  黑火药是现代火炸药的始祖,也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然而近现代以来,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落后于西方大国。经过60多年的奋斗,王泽山和他的团队为我国火炸药整体实力的提升和我国武器装备、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去年,王泽山院士摘得2016年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那也是他第三次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成为罕见的国家科学技术奖“三冠王”,再到此次获奖,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火炸药王”。

  王泽山院士的研究到底为中国带来了什么?有一个答案足以说明,——“让中国火炮射程提高20%。”

  据了解,火炮装药,是利用化学能的现代火炮射击威力、射程的最重要决定因素,火炸药装药设计越先进、装药结构越巧妙,就能使同样体积和质量的炸药发挥出越大的能量。

  凭借着自己数十年的研究积淀,王泽山想拼搏一试。

  在南京理工大学介绍王泽山院士的文章中写道,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后的20年时间里,王泽山利用自己另辟蹊径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相应的弹道理论,终于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模块装药技术。依照其独创的补偿装药的理论和技术方案,火炮用一种装填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从而大幅度提升了远程火炮的打击能力。通过实际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这一技术发明后,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

  再次站在了国家领奖台上,王泽山依然那么平静。就如他经常说的那样:“专业无所谓冷热,任何专业只要肯钻研都会大有作为的。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

  生活中,王泽山简单朴素,有时开会过了饭点就和大家一起叫外卖吃盒饭。他每次出门都自己用APP订车票机票,来去也都自己打车,他不愿麻烦别人。

  侯云德:让患者用上买得起的国产药

QQ截图20180109054636.jpg

  昨天傍晚,钱报记者联系到了北京三元基因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这是我国第一家基因工程药物公司。这家公司是当年由侯云德院士主导创办的,该公司总经理程永庆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侯云德院士并非那种固守书斋的人,而是一位善于知行合一、乐于跨领域学习的科研学者,“有了科研成果之后会去考虑将之转化应用,而非单纯地停留在论文纸面上。”

  侯云德1929年生于江苏常州,小时候半工半读,养过鸡摆过摊。

  1958至1962年,他在苏联医学科学院伊凡诺夫斯基病毒学研究所攻读副博士学位,此后一直研究病毒和传染病。

  他独立编著的《分子病毒学》长达105万字,被奉为病毒学“圣经”,曾连任三届“863计划”生物技术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

  程永庆记忆中,侯云德非常平易近人,办公室的门永远敞开,学生或同行可以随时请教。

  26年前,有一次他去侯云德院士的办公室求教,谈到后来,侯云德打开抽屉给他看那一抽屉的论文和科研成果证书,“他当时就说要能将这些成果应用化,规模化生产,那该多好!”

  彼时,中国正值缺医少药的时期,并且很多药物都依靠进口,这也意味着价格昂贵,很多百姓根本用不起。

  在当时已经60多岁的侯云德的主导下,北京三元基因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当时他是董事长,我是总经理;他在重点实验室楼上做小试,我们在楼下地下室里作中试,尝试将科研成果产业化。”回忆起那段时光,记者可以从程永庆的话语中感受到自豪。他说,跟一般的科研工作者不同,侯云德院士属于知行合一的人,更愿意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转化为实际应用,天天想着如何将新药研究的技术成果实现商品化、产业化、国际化。

  侯云德主导了我国第一种基因工程新药,并实现了产业化,同时还将研制的8种基因工程药物转让给十余家国内企业,“很多药物从全部依赖进口转而90%以上患者用上国产药,从用不起到广泛普及。”程永庆说。

  在业界,他被尊称为“中国干扰素”之父。

  侯云德在学术上严谨、求精,生活上则乐观、朴素。

  程永庆告诉记者,侯云德既是一位令人敬仰的师长,也是一位心态年轻乐于接受新生事物的朋友,“亦师亦友啊,记得刚刚创办公司时,我们紧张了一天,下了班会相约去蹦迪。”一说起这事儿,程永庆自己都忍不住乐了一下,“他就说你们等等,我也跟你们去。真去!还蹦得一身汗。”

  不光如此,当流行QQ聊天或微信聊天时,侯云德都很有兴趣,会主动提出来跟着年轻人学习,总之一点都不落伍,“心态阳光积极,让人钦佩,让人感动。”

  据人民日报此前报道——今年89岁的侯云德,仍然每天7点就开始工作,并且不吃早饭。据说,这是年轻时养成的习惯,因为要抓紧一切时间做实验。尽管动过两次大手术,但老人看起来仍然精神抖擞。耄耋之年,他曾赋诗一首以明其志:“双鬓添白发,我心情切切,愿将此一生,贡献四化业。”

标签: 火炮;射程;院士;侯云;炸药;南京理工大学;最高科学技术奖;中国... 责任编辑: 王艺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